当前位置:主页 > 知名书屋 >朝赤道航行 :专访慢工出版社社长黄珮珊 >

朝赤道航行 :专访慢工出版社社长黄珮珊

朝赤道航行 :专访慢工出版社社长黄珮珊

2013年,黄珮珊成立「慢工出版社」,以「纪录漫画」作为创作核心,期许在热带亚洲地区与在地作者进行跨国合作,发展有别于日韩、欧美市场的「亚洲纪录漫画」。黄珮珊肯定纪实性题材的创作可能,同时强调漫画的叙事意义——有别于单幅的绘画,漫画透过对话框、分镜等元素的流动,营造故事的氛围与内容。

2017年年底,慢工出版社出版第一本纪录漫画刊物《热带季风Vol.1》(Monsoon)。在这本刊物中,慢工出版社进一步展现了它的视野与企图:在地理意义中寻求崭新的身份认同、以纸本装帧展现当代艺术生产的坚持、以纪实图像叙事将在地故事送往国际。

迎向另一种亚洲

热带季风的英文Monsoon,指的是发生在热带国家,由季风引来降雨的季节。它不仅是大气科学中的专有名词,更有着地理学的「地方」(place)内涵:「地方」除了是文化、社会形态、阶级结构,也是人类与自然环境之间的揉合关係。在这样的意义下,place或许翻译成「风土」更为合适——「风」并不只是一般自然现象的风,还是一种风气与生活方式。

农曆年节过后不久,我在天气转冷的台北与黄珮珊见面。问起她为何着重地理面向的自我定位,她以简洁的话语说道:「我们过去的定位,在当今都面临了很多困境。我们对东南亚设定了遥远的距离,然而比起日本与欧美,我们的气候更近似东南亚与热带的太平洋岛屿。地理与气候能提供另一个自我定位的途径。」

曾于法国就读学位,也曾在热带亚洲旅行的黄珮珊,在这些地区感受到有别于欧洲的独特魅力。当秩序井然的西方现代性成为台湾发展的主流指标时,她却在混乱、慵懒、缓慢又深具活力的热带亚洲学习到许多事物——至今,即便在慢工出版社已有五年的出版经验,她向我讲述的故事仍流露对热带亚洲的亲近之情。

「我到去年才有一个重大体悟,这也是向东南亚学来的。」她感慨地说:「天气不适合的时候就尽可能不印。」这里的「印」指的是「绢印」,也是慢工出版社始终坚持的纸本印刷技术。由于她坚持不使用空调,使得印刷的工作环境会直接与外界空气接触。「无论是乾热或溼热的天气,油墨乾的状况都会受到温度影响。过去我只想着要怎幺透过清洗油墨来挽救,却没想到是天气。」

之所以发现影响印刷的天气因素,源于她与两位作者一同前往寮国,研究当地孟族(Hmong)的蜡染。当他们向当地人表明参访意愿时,当地人回应道:「不确定今天有没有,天气不适合时我们就不会做,因为会失败。」

这样的经验使她在察觉热带亚洲的丰富底蕴时,加倍意识到在地故事的迫切性。「在欧洲的漫画创作中,已经有许多以中东、中国为主题的作品,热带亚洲的主题却仍然稀少。」同时,她也承认这些地域缺乏「能与国际沟通的在地作者」,因此必须长期仰赖外人的论述与眼光。其中,「西方观点的热带亚洲」便是欧洲漫画市场里显而易见的现象。

「在法国的非虚构图文书中,有一类称作『旅行图文』。」黄珮珊笃定地表明对这类作品的抗拒,「这些作品中的热带亚洲充满了异国风情,却不是真正想进入当地文化,而是想体验一种西方已然失落的原始生活。」当这些内涵以漫画这样着重幽默感的叙事形式呈现时,便流于猎奇及嘲弄,缺乏更深入理解的意愿。正是由于这样的现象,使她进一步挖掘台湾的热带气候特质,提出有别于传统区域地理的分类,将「亚洲」重新定义为「由台湾、东南亚、南亚、太平洋热带岛屿组成的亚洲」。黄珮珊对这样的「亚洲纪录漫画」有着敏锐觉察,她认为,亚洲纪录漫画之所以有别于日韩、欧美,除了在于它有着不曾亲自述说的故事、非职业的创作素人,也来自于独特的图像阅读逻辑。

「欧洲的漫画、图文作品大多以文字的思考模式来进行图像的创作,有些图像不那幺有趣。」她说,「我觉得亚洲人没那幺多话要说,能去讲究图像本身的叙事能力。」当我问起台湾在这些热带地区中的特殊性时,她以一位製作人与出版人的自信,对我说道:「我们很灵活,愿意尝试非商业导向、跨国的事物,以此聚集不同地域的故事,促进彼此的交流。」这些话语从她口中说出更具说服力,正因她不只是製作人、出版人,同时也是踏实地用手工印刷进行生产的实践者。「台湾有能力去做这些事,我们必须保持这样的高度,由此维繫我们的国际地位与自我认同。」黄珮珊不只将视野放在台湾本地的作者与故事,她更透过地理上的重新定位与跨国合作,发掘了「台湾—热带季风亚洲」在身份认同上的新向度。

……